<span id="fohma"><blockquote id="fohma"></blockquote></span>

    <span id="fohma"><output id="fohma"><nav id="fohma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
    1. <acronym id="fohma"></acronym>
      <ol id="fohma"><output id="fohma"></output></ol>
    2. <ol id="fohma"><output id="fohma"></output></ol>

      <ol id="fohma"></ol>
      <optgroup id="fohma"></optgroup>
      <acronym id="fohma"><blockquote id="fohma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

      
      
      <optgroup id="fohma"><em id="fohma"><pre id="fohma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
    3. <optgroup id="fohma"></optgroup>

      <dd id="fohma"></dd>
      <optgroup id="fohma"><em id="fohma"><pre id="fohma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      <span id="fohma"></span>

    4. <span id="fohma"><sup id="fohma"></sup></span>
      <optgroup id="fohma"></optgroup>
       設為首頁
       收藏本站
      2021年12月21日 星期二
      白鶴灘水電站電量爭奪背后的利益鏈條
      所屬分類:行業縱覽
      來源:電聯新媒
      作者:管永生
      更新日期:2020-09-17

         日前,國家能源局一紙文件終于吹散了白鶴灘水電站外送的重重疑云。據媒體報道,此前,重慶、四川兩地曾經上書國家有關部委,希望白鶴灘水電站電量由川渝電網就地消納。

         對此國家能源局的回復是,為確保國家利益最大化,兼顧各方訴求,烏東德、白鶴灘電站枯水期在云南、四川各留存100億千瓦時電量,其中云南留存電量包括烏東德電站60億千瓦時及通過置換方式留存的白鶴灘電站40億千瓦時,其余電量按原規劃方案外送東部地區消納。

         果真是風水輪流轉。多年前,電力體制改革的 “導火索”——“二灘棄水”事件,了解電力歷史的人士至今仍歷歷在目,恍然如昨。而今,待字閨中的白鶴灘電量,搖身一變為楚楚動人的窈窕淑女,以致讓人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

         實際上,川渝聯手上演“雙城記”,背后推手是建立西南地區經濟“雙子座”的雄心壯志。隨著中國工業經濟梯級轉移步伐推進,川渝地區銜接有續,經濟實力悄然長高,在中國經濟的版圖上已被醒目標記。

         毫無疑問,包括水電在內的豐富資源條件,是其招商談判桌上一摞籌碼中面值較大的藍色籌碼。

         如今,富集水電資源已經成為地方經濟發展的優勢資源,從某種程度上看,堪比引鳳而來的“梧桐樹”,兩年前,一大批比特幣掘金礦主紛紛“西南飛”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。

         所以,川渝兩地希望白鶴灘水電站電量就地消納并不讓人意外。更何況成渝地區“雙城”經濟圈建設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,以期在西部形成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。

         當前,以5G為代表的新基建,為經濟社會發展賦予了新動能。川渝經濟欲提質增效,僅僅依靠承接產業轉移顯然難以奏效,必須順勢而上,換道超車,占領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的高地。

         或許讓人意外,數字產業恰恰是高能耗產業,中電聯統計顯示,上半年,依托大數據、云計算、物聯網等新技術的服務業快速發展,信息傳輸、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用電量增長27.7%。

         所以,擁有豐富的水電電量,對部分區域經濟而言,已經不是“手中有糧,心中不慌”的初級階段,而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前提和基礎。有道是,誰掌握了能源,誰就掌握了主動權。此言不繆。

         水電占多的四川電網,一直存在 “豐余枯少”的結構性矛盾,即豐水期電量冗余,枯水期電量偏少。這一鮮明特點決定了四川電網必須保持開放型、外向型的“友好界面”。

         而打造西南電力交換樞紐,早已被嵌入四川電網發展路線圖之中,枯水期外購,豐水期外送,一進一出間,實現更大范圍的電量轉運與平衡。如果輸電通道允許,那么這將是一個不錯的方案。

         川渝之所以敢于“上書”有關部委就地消納白鶴灘水電站電量,除了對區域經濟發展的自信外,還有網間外送這道最后“防線”??偠灾?,資源在手,盡占主動,可謂有勇有謀。

         白鶴灘水電站電量爭奪背后,是一條長長的利益鏈,各方訴求“機鋒暗藏”,其本質是本方利益最大化。

         這并不是壞事。其實,無論是地方政府,還是中央企業,都肩負著各自的使命和職責?;蛟S正因為這種爭先恐后的利益之爭,才使得中國經濟發展穩中有進,韌性十足。

         國家能源局的回復亦不失為“神回復”,表明其早已洞察各種訴求在字里行間隱藏的利益之爭,毋庸置疑,國家利益才是最大利益。一言既出,塵埃落定。

         本文刊載于《中國電力企業管理》(上旬刊)2020年8期,作者系本刊社長/總編。

         本文系《中國電力企業管理》獨家稿件,版權所有,如需轉載、使用或翻譯成其他語言,需經本刊同意并注明出處。

      打印 收藏
      微信
      免費聲明:凡注明來源本網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歡迎轉載,注明出處,非本網作品均來自互聯網, 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共為您搜索到0條新聞

      無匹配數據!
      黑丝美腿,欧美 偷窥 清纯 综合图区,欧美专区 制服丝袜 中文字幕,丝袜护士好紧好滑好湿